qq十三水游戏下载计划
現在位于:新鳴網 > 法治聚焦 > 文章正文 騰訊微博 新浪微博 99度社區 24小時新聞熱線:18803523159

從一個案分析不真正連帶責任 不再是“霧里看花” 向吉律師蘧煥政收集整理

不真正連帶責任是指多數責任人基于不同發生原因而偶然產生的同一內容的給付,各負全部履行的義務,并因債務人之一的履行而使全體債務人的債務均歸于消滅的一種責任方式。不真正連帶責任屬于廣義請求權競合的一種。

        消防日火災突發吞噬省會鬧市一棟樓
 
       2000年11月9日,正值石家莊第七個“消防日”,市中心卻在一大早就發生了一起大火。它自然成為省城媒體最搶眼的新聞,負面提醒了“消防日”的現實存在意義。《燕趙都市報》報道中現場目擊者是如此生動地描述災難經過的:
7點10分左右,煙霧突然從樓房西半側“某某”飯店內冒出,隨即有火苗躥出。很快,熊熊火苗已從二樓的房頂上躥起,約有一丈多高,而濃煙柱升騰起的高度約有四五十米。在距離樓房二三十米之外的地方,現場熱浪襲人。伴隨著燃燒物發出巨大的“噼噼啪啪”聲,東部樓頂最先塌落,而后自東向西樓頂依次塌落,樓房南墻也轟隆一聲向北倒下。直到8時40分,樓房二層南側的火勢才基本被控制住,但內部的火焰仍不斷騰起并向樓房北側延伸。省會“120”、“122”出動多部車輛來到現場,消防警察調集了10部消防車、近百名消防官兵參加滅火戰斗。上午9時20分,大火終于被撲滅。
       失火原因很快查明,是“某某”飯店的一名廚師做飯時,不小心將高溫的油濺到了鍋的外邊,熱油遇逢爐灶里正在熊熊燃燒的火苗,頓起火焰,瞬間升起一米多高,越升越高的火焰順著煙道由一樓燒到了二樓,并迅速向四周蔓延開來。有關部門進一步查明,這家飯店一直沒有辦理有關的消防手續。記者在現場還了解到,該大樓去年也曾發生過一次火災,但火情不嚴重,很快就被撲滅了。
       許多報道中都提到這樣一個細節:失火樓房內的“某某”飯店、省貿易廳食堂、省供銷社食堂都被熊熊大火吞噬。這個細節正是相鄰二單位訴爭一百多萬案件的緣起。
 
        火災燒毀鄰居財物誰來賠償?
 
       “某某”這場大火不只是燒停了一個火爆的飯店,它還讓老鄰居—河北省供銷合作總社痛心不已,因為“與飯店相鄰的兩層樓房也被大火吞噬了。”這些房產是他們正在使用的,財物損失極其嚴重,經河北省涉案物品鑒定中心鑒定的直接和間接損失共計118萬元。
       找鄰居索賠,但多次未果,供銷社遂將省紡織品公司和省貿易辦公室雙雙告上了法庭,起訴書稱:這處房產是貿易辦管理的國有資產,“某某”飯店是紡織品公司內部職工承包的,起火的原因是飯店工作人員操作失誤,直接使用人和管理者都有責任,訴訟請求索賠總額118萬元。118萬元!面對如此巨額訴請,兩被告應訴理由除認為告的損失太高外,其它并不相同。紡織品公司如是說:火災損失我們承認,合理損失我們可賠,多的不賠。但現在我們沒有能力賠!這是認賬叫窮實不賠。貿易辦公室辯稱,場地雖是我方交給他們使用的,但火災是紡織品內部承包飯店工作人員工作不慎造成的,與其無關,又無共同侵權,故貿易辦雖表同情,但充其量僅承擔一點管理責任,連帶沒有依據,也不可能。
       一審法院經審理查明:被告紡織品公司經營的“某某”飯店跟原告相鄰,11月9日,飯店廚師做飯時引發火災,將供銷社的二層樓房、設備燒毀,給供銷社造成一定損失。法院明確認定,飯店經營過程中,確實沒有辦理消防手續。但對于供銷社事后對損失的鑒定結果法院沒有認可,而又委托了同一部門——省涉案物品價格鑒定中心重新鑒定,鑒定不動產損失56萬多元,對于動產損失,法院認為證據不足不予支持。又認定,飯店系紡織品公司租賃貿易辦非經營性房產開辦的。
       判決書中法院認為,紡織品公司經營“某某”飯店,工作人員引發火災,致使原告物品燒毀,是直接責任者,對造成的損失應承擔民事賠償責任,判決賠償損失56萬余元及相應鑒定費,判決以貿易辦與紡織品公司“既無共同過錯,又無共同侵權行為,要求其承擔連帶責任無法律依據,法院不予支持,駁回原告對貿易辦的起訴。”
 
        上訴難難在如何“連帶”貿易辦
 
       對外人看勝了大部的一審判決,原告并不滿意。因為他們知道,紡織公司客觀上實已無力承擔賠償責任,真正能賠起的是貿易辦。但一審恰未判貿易辦但責,案件雖勝實敗。
       這并非一起普通的不動產相鄰權的糾紛,其審理結果關系到國有非經營性資產管理人的責任問題,關系到不動產所有人對不動產使用等責任有無和責任大小問題,多處嚴重違反國有資產禁止性規定的管理使用人——貿易辦,在這些違反行為恰是火災造成必不可少的原因的情況下,其承擔責任與否無疑關系到社會引導和公平正義。上訴理由何在?表面分析,貿易辦和紡織公司都當擔責。紡織公司作為火災的直接責任人應承擔全部賠償責任,而貿易辦作為出租方,系該房屋之管理者,因其在管理上的嚴重過錯,侵害他人權利的亦應承擔全部賠償責任,但這一般指在不同的案件中,類似本案并存于一案中讓二被告擔責,突破點何在?
       分開訴訟二責任人是常采用的辦法。但當時的實情:政府正在改革,二被告在這次改革中都會大改,可能原單位都不會存在。如分訴,只能先訴直接侵權人飯店和紡織品公司。但此店火災后已名存實亡,紡織品公司也根本無實際賠付能力。即使一二審勝訴,經過執行,可能分文不得。那時再訴貿易辦,可能已是三四年后的事了,屆時的貿易辦可能在機構改革中都會改沒了。馬拉松的幾輪訴訟就是都勝了,可能卻是一場空。況且,燒壞的樓就在市中心,如因訴訟影響而長期不能修復,則可能因有礙觀瞻而受到政府和市民的批語和指責。快訴快勝,讓貿易辦承擔責任是供銷社方二審的艱巨任務。二被告在同案承擔責任的依據是什么?“路徑”難覓!一審駁回的理據表面上是充分的:連帶責任基于前提是共同侵權或無意思聯絡的行為關聯共同,一般需實體法法定。二被告顯無共同侵權故意,也無關聯共同。難道法律確有此“空”,可讓貿易辦暫先免責!
        大的感覺覺不可能,也不應當。生活中類似的事情不少,如有這么大的空子,很多案件受害者可能都得不到救濟了。經百般分析,努力尋找案件糾紛紐結的關鍵。但老律師會深深地體會到,法律和學術書浩如煙海,但可能在個案需要時,卻無一處可參,可用。
 
        要穴不真正連帶責任
 
       突破口終于找到:二被告共同擔責的基礎原因在于它們的不同過錯對于受損方來說,恰構成了不真正連帶債務。不真正連帶債務對大家可能仍是個陌生的名詞,司法實踐中罕見其適用,學術書也多只是直接引用臺灣或國外通說。
       它具體是數個債務人基于不同的發生原因,而對同一損失人偶然產生同一內容的給付。數個債務人各負全部履行之義務,并因一債務人的完全履行,使全體債務盡歸于消滅。不真正連帶債務不需法定,其內部不發生分擔關系,如發生債務人間求償權也是基于終局的責任承擔。它主要是以程序法為主的安排。它是基于數個被告分別基于不同的原因而分別需承擔全部責任,為節省訴訟資源,減少訴累,在符合民事訴訟法一般共同訴訟,在當事人雙方無異議的情況下,法院有權作為特殊共同訴訟審理判決。
       不真正連帶責任與我國民法上一般意義的連帶責任雖有相似之處,但區別不大。主要有以下五點:
       1、產生原因不同。連帶責任通常基于共同的產生原因,不真正連帶責任必須具有不同的發生原因;
       2、目的不同。有無共同目的是區分連帶責任與不真正連帶責任的根本區別;
       3、法律要求不同。連帶責任實行法定主義,各國均規定只有在法律有明文規定或當事人有明確約定時才產生連帶責任,不真正連帶責任由法院根據不同法律關系競合情況而酌定;
       4、連帶責任間有當然的內部關系,而不真正連帶責任間不存在內部分擔關系,即使發生相互求償也非基于分擔關系,而是基于終局的責任年承擔;
       5、債權人就同一給付對于數個債務人只能分別單獨地發生請求權,因一請求權的滿足而使余者均歸消滅。比如,某甲就同一損害后果基于不同的法律關系既可以向某乙求償,也可以向某丙求償,乙、丙任何一人的清償均可以使賠償請求消滅的法律制度。
        不真正連帶責任類型繁多,司法實踐常見的有以下幾種:
        1、數個獨立的侵權行為因偶然競合爾產生不真正連帶責任,如兩家工廠向同一河道排放污水,造成養魚承包戶的魚全部死亡,此時,兩家工廠對排污被害負不真正連帶責任;
        2、一人的違約行為與他人的債務不履行發生競合而產生不真正連帶責任;
        3、一人的債務不履行行為與他人的侵權行為發生競合而產生不真正連帶責任,如某女去電影院看電影,不小心踩了另一個看電影的人丟的香蕉皮,滑倒摔傷,此時,其既可以向電影院要求賠償,也可以向扔香蕉皮的人要求賠償。在類似本案的困惑和難解面前,“不真正連帶責任”是獨特而極具價值的,是一種“成熟精巧的法律科學方法”,也是“人類優秀民法文化的一部分”。
       這正是二審“要穴”!慶幸的是,幸虧一審訴訟請求是二被告承擔連帶責任,未特定化為共同侵權的連帶責任。訴訟請求留有余地和適當彈性給了二審另尋理據的可能。如果特定化為共同侵權的連帶責任,二審可能已無力回天。
       民事訴訟中,高度重視訴訟請求的周延和彈性是執業律師的切身體驗。彈性會給將來留有余地,周延是為了防止漏訴。稍不用心或不到位,可能反受其限,甚至會因此而敗訴。比如,償還款項之訴,如不訴利息,或利息起止時間不清或不滿期,則可能會幾字之差,之漏,判決數額不足,但卻是自身責任造成。
 
        近鄰對壘不真正連帶“利劍”出鞘
 
        火災、消防日、名菜“燒豬臉”馳名全城的“某某”店、二家相鄰國有老省直單位訴爭。二審開庭,省市多家電視臺、報社旁聽了庭審。庭審過程中,直接責任人紡織公司顯然不是二審的重點。激烈交鋒在省供銷社和省貿易辦兩方展開。辯爭的焦點就是在直接責任人紡織公司已擔責的情形下,貿易辦是否要擔責,為何要擔責,擔什么責。實質是一個問題:能否一案連帶擔責?貿易辦的觀點仍然同一審,無共同故意,也非意思并聯共同,不能判決連帶。直接責任人已判決擔責,在對其執行終結前,不能訴貿易辦。供銷社當然是以不真正連帶責任作為統帥觀點的理據的,貿易辦顯然準備遠不夠充分。
       我們先重揭示案件基本事實:雙方為不動產相鄰方。
       致原告方損失而發生火災的“某某”飯店,是省貿易辦公室擁有使用管理權并出租給省紡織品公司的房屋,其使用管理權是由省政府頒發的房屋使用證所授權的。“某某”飯店與被燒毀的省供銷社職工食堂、禮堂和倉庫為相鄰關系,同為一個建筑整體,其使用為,從中間隔開,一層各為雙方的職工食堂,二層各為雙方的禮堂。再論述貿易辦擔責的證據和依據:房屋產權登記證上明確載明,貿易辦是非經營性國有資產使用管理人,其義務即“為保護國家財產,合理地管好用好省直房產,并要求其承擔維護非經營性國有資產的安全和完整。”也就是說,作為使用管理人,其既然擁有房屋的使用管理權,就應當按照國家法律規定及省政府規定的權利義務,對該房產進行使用管理,維護和保障該不動產資產安全和完整性是貿易辦應盡的法定義務,應當按照授權機關要求對案涉資產進行非經營性使用,其應當保障其安全和完整,而其卻嚴重違反了其應盡義務。貿易辦違反國有產權人非經營性的禁止性規定,將非經營性資產出租給省紡織品公司使用收益,且放任該公司再承包給自然人進行改變本來用途、危害性極高的經營飯店的行為,長期經營明知而不制止,反同意支持,使省供銷社因火災受到嚴重損失,顯有嚴重過錯。
       進一步而言,其過錯還在于,正因為是非經營性國有用房,所以,飯店消防手續如申報也不可能辦理。事實上,自開業至火災發生根本沒有辦理。這一不法行為是火災發生原告方受損的又一要因。貿易辦承擔全部賠償責任的原因在于其作為不動產管理使用人對于其不動產內部使用管理過錯造成相鄰不動產受到損失,其出租給第三人及第三人失火等對于省供銷社而言,均屬貿易辦的過錯。
       接下來就是二審的關鍵問題了:貿易辦應與紡織公司連帶承擔賠償責任。貿易辦責任清楚了,省紡織品公司承擔損失的全部賠償責任的原因是其失火的侵權行為。這一情形恰恰符合不真正連帶債務的條件,二被告對省供銷社之全部損失應共同承擔連帶賠償責任。數債務人承擔連帶責任不僅存在于共同侵權中,還存在于不真正連帶債務和行為關聯共同的案件中,本案正屬于后者。對于省供銷社的損害后果而言,貿易辦與省紡織品公司的行為構成行為關聯共同,即二債務人雖然主觀上不存在共同侵權的故意及意思聯絡,但客觀上正是由于其行為共同導致了省供銷社損害后果的發生,缺其一則不會發生火災事故。而且,只要不法行為存在,且損失已經造成,則其過錯就應當可以認定,從此角度而言,并從保護受害方權利的普通民法理念出發,對方亦應承擔連帶責任。
       針對原告方的上訴主張,貿易辦以攻為守,先是以無法律依據,也無判例支持為由根本不認可其當擔任何責任。原告方立即引用了相關法律依據:《民法通則》第83條規定,“不動產的相鄰各方,給另一方造成妨礙或損失的,應當停止侵害,排除妨礙,賠償損失。”《城市異產毗連房屋管理辦法》第11條規定,因使用不當造成異產毗連房屋損壞的,由責任人負責修繕。第12條規定,異產毗連房屋的一方所有人或使用人有造成房屋危險行為的,應當及時排除危險;他方有權采取必要措施,防止危險發生;造成損失的,責任方應當負責賠償。第13條規定,異產毗連房屋的一方所有人或使用人超越權利范圍,侵害他方權益的,應停止侵害,并賠償由此而造成的損失。
       在相關案例上,拿出全國轟動且經最高院公開的南京《新華日報》訴相鄰單位相鄰權糾紛案,其相鄰單位建設某大樓過程中,由于施工單位不當施工,造成新華日報方巨大損失,訴訟請求1900多萬元,根本未起訴直接侵權人——施工單位,而只是起訴了鄰居,經最高院判決報社勝訴。貿易辦又認為,不真正連帶責任僅是學理而不適用于本案。原告方反駁如下:不真正連帶責任實踐中的判決已很多,學者的解釋正是對實踐判例的總結。二被告分別基于侵權或物的管理人之不同原因而分別承擔全部責任,故以不真正連帶責任一案審理判決既合實體法,亦合程序法。對這一公正和效率結合非常巧妙的法律利器,司法不應也不可能排斥!
       貿易辦稱其與承租人及飯店責任人簽訂有關于消防及賠償責任歸屬問題的轉移約定,故當免責。原告方反駁道,本就不該出租,消防免責于法無據,于理不合。轉移法定義務并不是免責理由。內部約定不能對抗第三人,更不能對抗國家法律,更不可能成為免責事由。原告方進一步指出,在相鄰權的案件中,直接侵權人往往并不是相鄰人,而是第三人,但作為相鄰權人不可能開脫其在監督管理方面的職責的。因為,直接侵權人往往是相鄰人的關聯方,如親戚、施工方或如本案的承租人,但直接侵權人侵權是基于相鄰人在管理上失責而造成的,故相鄰人理應承擔責任。舉一例說明,甲乙兩房鄰居,乙一親戚丙來家,不慎將乙家造成火災,致甲損失20多萬元,甲家當時沒人,火災后丙跑了,不知去向,甲如只能找丙而不能找乙賠償,顯違常識常情常理。再如兩鄰居,一個家里的保姆做飯忘了關火,造成火災,保姆燒死了,而鄰居因火災受損20多萬元,你能說,找保姆去,不關我的事。
       庭審至此,理明事清,在法庭辯護中,針對對方辯稱,原告進一步詳盡地論述了不真正連帶責任。貿易辦當擔管理不當的責任,作為飯店的開辦人的紡織品公司系直接侵權人,當承擔全部責任。它們都要承擔全部責任,但承擔責任的原因并不相同。在這種情形下,如僅讓一個人承擔責任,會發生它無能力承擔時,則受害者的權利可能得不到保護的情況。而且,承擔責任的人應當有權向另一人追償,如不能一案解決,還要另案訴訟。這顯然不合公平的民法精神和公正和效率的民訴法宗旨。因此,二者當共同于一案連帶擔責,這就是不真正連帶責任。判決兩個或更多的責任人連帶承擔損失方損失賠償,其中一責任人承擔后,如果其非終局責任人,則有權向終局責任人追償。
       本案中,貿易辦先向原告方承擔了賠付責任,則可讓紡織品追償賠償損失;而如紡織品承擔了,就無權向貿易辦要了。就是說,雖不是共同侵權的連帶責任,但在特殊案件中,為了充分保護受害人的合法權益,不致使責任人開脫責任,也為了減少訴累,提高民訴效率,判決原因不同但分別都應對損失方承擔全部責任的各責任人共同在一案中承擔連帶責任。它恰解決如本案貿易辦作為責任人之一過錯如此嚴重但卻不擔責任的一審不公正判決問題。況且,如紡織品確無力承擔,則供銷社就其損失再訴貿易辦,貿易辦顯然還要擔責。但這樣,除增受害者訴累外,別無任何益處。法律顯然當保護受害者,而非責任方之一的貿易辦。這正是這一制度價值在本案的鮮明體現!如果訴貿易辦一個被告,它應當承擔全部賠償責任,但訴二個反而不擔分文,上訴人如另訴可能會因“一事不再理”而被法院裁定不受理。如此連常理都不符合,如何符合法律規定,法律原則和公平正義肯定不能體現。不真正連帶責任恰解決了這一問題。就效率和經濟而言,對不同被告被迫分別啟動或先后多個訴訟不但會給審理、判決、執行帶來無法解決的難題,亦不合訴訟經濟和效率原則,而相反,將多責任人的被告置于一案,判令其承擔連帶責任 ,如實際承負賠償責任者非終局責任人,則有權在本案中直接據判決向終局責任人追償,完全符合公平和效率的訴訟法宗旨。如此公平而又精妙的制度當適用本案。
       關于連帶責任法定的問題,本案連帶責任不能機械地用法定與否來否定它的適用。它的適用是在數被告人基于不同原因均應當承擔全部責任的情況下,基于訴訟經濟及保護受害人合法權利的原因,一案連帶判決。
案件最終調解結案,貿易辦賠償了供銷社的損失。
 
       代理延伸不真正連帶責任應廣泛適用于司法實踐
 

 
 
       一、不真正連帶責任是現實眾多爭議急需適用的責任制度。
       二、不真正連帶責任的獨特價值,正是實體法與程序法相結合極其精妙的產物。
       根據實體法,多個當事人均應擔全責,而損害亦不可分,但原因不同。一般而言,原告只可就其中之一起訴,如同時分不同案件起訴有如下問題不能解決:其一,案件受理,因為同一項“權利”卻受多案保護,不合一案不再理之原則,反對者或許認為并非同一法律關系,但與法律救濟不得重復的原則相違背;其二,訴訟成本加大,且不合理,一項損害卻要支出幾倍的訴訟成本;其三,執行難,執行順序、被執行人之終局責任如何承擔都是實際的難題,而不真正連帶責任的適用當可解決上述難題。
      三、司法適用三建議
      1、判決中不使用“連帶責任”之“連帶”或“共同”等語詞,而當采“被告甲或乙或……承擔原告的損失”,以免與現行法律不足盡量不產生明顯而直接的沖突。
      2、如存在僅一方責任人之力足可滿足原告賠償要求,擊一就可全勝的情形,當事人完全有權僅選擇其中之一家或數家起訴。如若原告之判斷選擇因主客觀方面原因而致錯誤,當允其在訴訟時效期間內,對剩余被告另行起訴。
      3、判決書中當徑行認定終局責任人,并明示,非終局責任人承擔責任后,終局責任人當向其承擔責任。
      此案審理過程中,有關不真正連帶責任的法律尚未出臺,故此案因不真正連帶責任的適用而備受關注。明顯的感覺是,如此精妙的責任制度,應當引進并鮮活于我國民事法律體系中。2004年5月1日最高院頒布現已實施的《關于審理人身損害賠償案件若干問題解釋》中雇傭責任的規定及現行2007年實施之《物權法》中,均有關于不真正連帶責任適用的具體規定。
      在司法獨立尚未完善的當下,律師以其“獨特”的專業優勢,發現已階段性敗訴案件之“要穴”并妙手點活,反敗為勝,巧妙地適用于典型個案,可以很好地化解法律的階段性僵化和被動,不真正連帶責任就是其一。就更深層次問題而言,本案也給國有資產使用管理人敲了警鐘,一定要依法妥善使用國有資產。否則,要承擔的可能不僅是行政責任,嚴重的還有如本案般的民事賠償,甚至刑事制裁。
        收集整理,供律師同仁分享。

資訊標簽:

 責任編輯: 劇樹瑩

上一篇: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建設一站式多元解紛機制一站式訴訟服務中心的意見

下一篇:大同市舉行律師行業警示教育動員大會

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晉公網安備 14020002000122號

qq十三水游戏下载计划
派派怎能赚钱么 购销合同是否赚钱都要交印花税 丁磊靠什么赚钱 007比分直播网 麻将来了怎么开好友房 真实的淘宝网购赚钱项目 重庆快乐十分 內蒙六六麻将免费下载 明日之后那种职业赚钱快 足球比分推荐